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 武侠修真 > 侠武大宋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二四六章 土遁 文 / 寂寞宇宙

    赵福金和李师师已经吓得哭了出来。(⊥www.Pp122.COM)

    一边哭还要扑上去刨地挖坑,被冲过来的赵楷拦住,这活儿不是女人干的,女人反而耽误事。

    等她们两个弱质女子挖出白胜来,白胜早就被憋死了。

    李师师一边哭一边埋怨赵福金:“都怪你!非得让他去打什么豆腐!现在倒好,人都没了!”

    赵福金后悔得肠子都青了,只剩下抹泪的份,任由李师师埋怨也不出声。

    土里挖人是个技术活。

    尽管有御拳馆的弟子找来了铁锹交给了内力深湛的凤南渡和羿啸,但是他们却不能直接在塌陷的坑中开挖。

    很简单的道理,如果直接在坑中开挖,谁敢保证灌注了内力的锹头不会碰伤甚至杀死埋在地下的白胜?

    所以他们只能从陷坑的边缘挖起。

    跟风羿两人同时挖坑的还有曹正和荀四,四个人四把锹,分处陷坑的东西南北四面同时开挖,这一挖就分出了高下,凤南渡的进度最快,羿啸次之,曹正更逊,荀四根本没法跟三个人比。

    但不知为什么,最后反倒是荀四所处的北面挖的最深,围观的人们注意到,在荀四挖掘的过程中,他的脚下似乎又有了一次塌陷,不知是何原因。

    淤塞在陷坑里的泥土和未曾塌陷的部位是不同的,不多时,凤南渡等四人已经在陷坑的周围挖出来一道环形壕沟。

    可以确定,白胜应该就在壕沟包围的一堆淤塞的泥土之中。

    “用手挖!”凤南渡首先扔了铁锹,用手把土堆的土拨到身后,其余三人纷纷效仿,旁边的御拳馆弟子也加入了拨土的行列。

    然而随着那土堆的土变得越来越少,人们的心却越来越凉,因为人们发现,这土堆里的确有碎掉的青石板,甚至还有碎成了糊糊的豆腐,但就是没有白胜的一片衣角。

    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这真是见了鬼了!还是说这地下本来就是阴曹地府,阎王派小鬼把白胜给捉去了?

    人们已经无法保持冷静的思维,七嘴八舌的说出他们心中的各种奇异猜想。

    赵福金和李师师早已哭成了泪人。

    土堆里的土已经被人拨尽,与壕沟合成了一个更大的陷坑,陷坑的周围是他们挖出来的和拨出来的土壤,凤南渡等四人站在坑里面面相觑,难道说白胜根本就没掉进陷坑里去么?

    白晟和王芳亮见状,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彼此心领神会,就往人群后面缩去。

    他们的心里很清楚,这事大了!

    白胜若是死了,他俩必遭牵连。因为白胜上去拍豆腐,就是被他们俩给激的。蔡京若是得知其中原委,发起飙来,他俩多半还得回到大理寺天牢里给韦贤达作伴。

    两人慢慢向后退缩,尽量不引起身边弟子们的注意,好不容易挪到了人群的边缘,转过身来,正想寻一处灯火偏暗的地方溜走时,却与一人撞在一处。

    两人抬头看时,这人却是孙仲臣。

    孙仲臣诧异道:“你们俩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是想干嘛去啊?”

    白晟本来生怕孙仲臣说话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刚想捂住他的嘴时,却发现他的语声也是极低的,就低声答道:“出大事儿了!白胜死了!”

    “嗯?死了?怎么死的?”孙仲臣先是一愣,随即就是喜上眉梢,白胜死了,他下跪的赌约不就作废了么?

    本来他是真的打算躲在厕所里到腊月二十三的,却听到了场上人们的惊呼以及哭声,忍不住就想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心想若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兴许人们的注意力就不会放在他跟白胜的赌约上了。

    当下也不等白晟回话,拍手笑道:“死了才好!死了才妙唔……”

    这话的声音稍稍大了些,吓得王芳亮急忙捂住了他的嘴,低喝道:“好个屁!白胜如果死了,我和白晟都得完蛋!”

    “嗯,这句倒算是一句人话。”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在黑暗的角落之中。

    这语声有点熟啊?三人都是吃了一惊,急忙循声看去,却见那角落中正有一个人走出来。

    透过雪花看过去,只见来人穿了一袭土黄色的袍子,面目一时看不清楚。三人也不敢高声喝问,唯恐引起众多的弟子回头。

    来人却不管这些,朗声喝道:“孙仲臣,你既然敢从茅房里出来,见了我为何还不跪下磕头?难道你说过的话都是放屁么?”

    这话一出口,把满场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来,至少有八成的人能够听得出说话的是谁,不是白胜还能是谁!

    孙仲臣还在懵逼,白晟和王芳亮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同捣蒜。

    一边磕头,王芳亮一边哀求道:“大仙饶命啊!我可没想害你,这事儿你不能怪我啊!要怪你只能怪白晟!”

    白晟磕得更狠,“您老在天之灵明鉴,我白晟真的没有害你的意思,可千万不要缠着我啊……”

    合着这俩人已经把白胜当做是鬼魂了。

    他们把白胜当做鬼魂不要紧,孙仲臣已经吓得屁滚尿流,双腿一软也跪了下去,磕头道:“白胜大仙,我给你磕头了,他们两个算计你与我无关,我就是想跟你学习点穴来着……”

    这三人磕起头来没个完,场中其他人都已惊呆,白胜怎么会从东北面出现?难道说,他真的已经变成了鬼魂么?

    就连赵福金和李师师都不敢扑到近前了,而是彼此搀扶着慢慢向白胜靠近,想要先看个清楚再说。

    赵楷站在坑边不敢过来,狄烈和展人龙等几个艺高人胆大的,倒是走了过来,在近处观察白胜的模样。

    在随行弟子举着的气死风灯的照射下,只见白胜颇有些灰头土脸,一身白袍上面遍布土黄色的污渍,这分明就是从土里面爬出来的,可问题是他怎么没从原地爬出呢?

    看着看着,展人龙就有了恐惧,颤声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段,土遁么?”

    这个时代里的人们没有无神论者。即便是当初格物致知的沈括和张横渠也算不上是纯粹的无神论者。人们是相信神仙存在的。

    土遁是神仙法术里五行遁法当中的一种,或名地行术。人们大多知道土遁的概念,更知道商周时期土行孙的传说。

    而白胜这种落入土中却从别处跑出来的本领,不是土遁又是什么?除此之外别无解释。

    白胜不去理会他人作何感想,只喝令眼前的三个磕头虫:“行了,你们三个都起来吧,但是你们给我记住了,以后都给我老实点!若是再敢惹我一次,就是你们的爹娘也护不了你!”

    教训了三个杂鱼,白胜转向狄烈,拱手道:“感谢狄大宗师心系在下的安危,在下提前给狄大宗师拜个早年!”

    ;

    重庆时时彩:wwW.pp12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