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 玄幻魔法 > 农门恶女升职记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第805章 第834 文 / 一身骄傲

    想来想去的老祖宗坐不住了,这么晚了还去了招金院,清漪听到了上嬷嬷的汇报也没当回事,要是没有印子钱这么回事估计族长太爷爷还能卖一些老祖宗的面子,毕竟是同辈人。

    但是现在他们想拉着全族的人都陪葬,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上嬷嬷看着清漪没有说话就问道:“主子不派人监视一下吗?不要在出什么幺蛾子了?”

    清漪说:“上嬷嬷你只要想想她们都要拉着一个族陪葬了,谁会和他们站在一边就知道了。”

    上嬷嬷想想真是这个道理也就放下心来,在心里更加佩服自己的主子,小小年纪将人心摸得这么透彻。

    老祖宗在招金院里面呆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嘴角还挂着狠戾的笑,估计就是想出来对策了,这个夜里很不平静,二房的院子里也收到了消息,不过收到的时候想出去商量确是出不去的。

    清漪对着这些蝼蚁就是严加看管,就这样的品格心性难免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来,这冬眠的蛇才是最咬人的,自从上次遇袭之后现在的清漪对二房和三房看的牢牢的,清漪就是要看看会出什么事情。久看中文网首发yb3

    这一夜的天明似乎来得很早,早上清漪刚刚起来,玉竹她们就红着眼睛过来汇报了,清漪说:“辛苦你们几个了,过两天我们搬了新府再给你好好的放上几天的假,休息休息。”

    玉竹说:“大小姐奴婢不碍事的,不过就是熬了几夜罢了,一前在门里训练的时候经常好几夜不能睡呢。”

    清漪说:“这样先吃东西,填饱了肚子在说吧,今个总之也就是做到心里有数而已。”

    主仆几个人匆匆的吃过了早饭就开始对账了,玉竹说:“大小姐这次咱们一共是搜了6个地方,包括我们大房、二房、三房、招金院、刘府还有伊府的下人房还有那些平时散抓的人员的财物,一共是回来二百二十万两的财物”

    “其中大房小妾和奴婢的都算上是17万两,二房是34万两财物,三房是46万两的财物,招金院是72万两的财物,刘贵妾的娘家是41万两财物,府里的下人一共是9万两的财物,这220万是个最后零头凑整的整数数,这里面东西和物品都是按照市面上的现在的价值估算的,请大小姐过目,还有一些市面上根本没有的就单独的列了一个单子,都在这里。”

    清漪看着井井有条的账单心里很开心,自己的下属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这样以后想要做什么事情就更好办了。

    自己的父母有二百多万的财富,在这个国度里已经是绰绰有余了,估计这里面基本上八成以上都是母亲带来的财富,剩下一成多一点就是前奶奶的嫁妆了,不禁对远在江南的外公感兴趣起来,这么嫁女儿的还真是少见了。

    清漪赶快的将单子揣起来了,一会有时间给父母过目一下,清漪说:“玉竹做得很好,回头我们都稳定了,再给你们论功行赏,你现在去将金风给我叫来。”

    不一会金风进来说:“大小姐叫属下不知何事?”

    清漪说:“金风,我将这个地契给你,回头你看看这个地址就在伊氏族府不远处,这是老祖辈传下来的,估计现在还有人住着,管着,你去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回头要是没有什么问题就这几天就要搬家了。”

    金风拿着这个地契说:“属下现在就去探查一下,回来报告给主子。”

    清漪就是欣赏金风的雷厉风行的做事情的态度,清漪说:“先去看看不要忘了一会分家的时辰,一会你直接去伊氏族府找我们就可以,另外今个不要都走,要留着几个在院子里看着,以免在这样的时刻出什么乱子,我现在对这个伊府可是一点的信心都没有。”

    金风说:“放心吧主子我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要是那个老小妾的娘家再来人就打出去就对了。”

    清漪说:“这么安排比较合理,快去快回,见到什么先不要动手,都弄清楚了再定。”

    金风就出去了,时间过得很快,清漪特意的梳妆打扮之后听着水嬷嬷说:“大小姐,大爷和夫人已经进城了,一刻钟就能到伊氏族府了。”

    清漪说:“那咱们也准备走吧,将那个老小妾和老太爷放出来吧,让他们和老祖宗一起过去吧,就给她们准备一辆车吧。”

    水嬷嬷明白了,这就是好好的看着了,带出来容易送进去就不一定了,水嬷嬷赶快去布置了,清漪也出发了,今个就是自己来到这里三年恩怨的了结了,想想都很痛快。

    时间赶得也巧,正好伊正廷和顾云烟和清漪的马车同时到了,清漪拉着自己的母亲就先走了进去,父亲在后面跟着,正巧老祖宗他们的车也到了。

    伊府老太爷最近瘦了不少,这一天天的稀粥给喝的,滚圆的肚子都给喝没了,刘贵妾则是第一次踏进族府里,心里激动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差点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

    刘贵妾的心里头则是有一个小人在里面狂演着啦啦队呢,可想而知那兴奋的程度,似乎已经看见了大房净身出户,自己掌管伊府中馈名正言顺的,那高兴的,老脸都有了不正常的红晕。

    不安分的眼睛左瞄右看的,就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被带路的老妈子极度鄙视和瞧不起。

    训诫了好几次了“乱瞄什么?不知道这是庄严的祠堂吗?”

    另一个老妈子说:“不守规矩就回去吧,跑这里丢什么人。”

    刘贵妾心里那个怄火,不过还真的没敢放肆,害怕还没等着到祠堂呢就给撵回去,一忍再忍,刚进府里的兴奋也转化成了满腔怒火。、

    这老小妾心里想着:“贱婢都是些什么东西?你们等着老娘今个变成当家主母的,老娘就把你们要来显现伺候,折腾死你们,看你们还敢瞧不起我不,我呸!”

    一路上好不容易到了庄严的祠堂,刘贵妾二话没说就往里面进,守着门口的家丁说:“姨娘的位置站在最后面,不得进入三堂以内。”

    刘贵妾急了道:“说什么呢?告诉你本主母可是伊府的刘贵妾,怎么就没有资格进入三堂以内了,那么伊府大房的那帮贱人凭什么都在一趟内祭拜祖先,我不服气。”

    伊孙氏正好带着人过来看见了冷笑道:“做得好,一日为妾终身为妾,再厉害还是妾,大房是因为都是嫡系,两个孩子也很出息从千机门回来,自己没有福分就老实些,千万不要不知道自己的位置给脸不要脸。”

    这一席话说的刘贵妾面红耳赤,在心里第一千万次的骂娘,可是事实谁也改不了没有办法。

    族长太爷爷看着人都到的差不多了,就宣布开始,讲了一些场面话,最后说道:“本族长和族里的长老都同意伊正廷携妻子伊顾氏带走现有五成的家产自立门户,从此和伊府再无任何瓜葛。”

    “我不同意!”老祖宗站起来说道。

    “打死我也不同意!”伊府老太爷说道。

    “我更不同意!”刘贵妾在四堂外高喊道

    这几个人都在喊不同意,不过族里的长老们已经知道事情的始末了,自然不会让她们托着大家一起完蛋的。

    清漪看着老祖宗,这老太婆还亏了自己对她那么好,没想到就是个老白眼狼,还是个喂不熟的,自己救了她的命反过来还这么做,真是无可救药了,罢了人各有命自己选的就是将来这老太太后悔了,估计也晚了。

    老祖宗说:“我同意分家但是我不同意大房带走伊府的五成的财产,在说正廷媳妇的娘家就是江南首富,根本就不差这点钱,反倒是你们这么多的长老不是摆明着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吗?”

    老祖宗神态严肃义正言辞的一番话,本以为会收到这些老家伙们赞同呢,可是没想到几个长老看着这个指鹿为马的老太婆“扑哧”一声就乐了,见过不讲理的,没见过不讲理到这样的。

    伊府老太爷也哭着说:“族长和各位长老,你们是不知道清漪这个孩子可是个最不孝的孙女了,这么多天给我看管起来,还不给我饭吃,还拿走了我多年积攒的体己,我要上衙门去告她,告她不孝虐待长辈。”

    刘贵妾在外面一起跟着应景,坐在地上拍着大腿不依不饶的嚎了起来:“老天不长眼啊,清漪这么坏的孩子,大房这么虐待父母竟然能带走五成的家产,这真是没有天理了,老天爷降下来一个响雷吧,劈死这个不孝的孩子,苍天啊,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老祖宗这会子也不要面子了,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哭叫道:“老头子啊,你走得早啊,你看见没有我们孤儿寡母的被人欺负了,老头子啊,我不活了啊,我去地下找你去了。”

    完了就准备撞柱子,很多人都起来想拦着,清漪吼道:“都不要动,我看看我辛辛苦苦的给老祖宗捡回来一条命,既然老祖宗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也没有办法了。”

    听了清漪的话大家也明白了,其实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不过就算在演一天也没用。

    这边拉拉扯扯吵吵嚷嚷的,让肃穆安静的祠堂里混乱一片,忽然间不知道谁将祭祀台上面的蜡烛给撞下来了,差点给着了火,火扑灭了祠堂里也是一片混乱了。

    族长太爷爷大喝一声:“够了,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如果今天不分家,不同意五成的产业,那么就十成的产业吧。”

    族长太爷爷说罢看着老祖宗说:“这么多年你在族里惯孩子都是有名的,可是这么惯着你看看春林都成了什么样子了?还好意思说小宁儿不孝,我呸!我活了一大把年纪都没见过这么脸皮厚像你这么厚的。”

    “你好意思说不给人家正廷财产,我告诉你这么多年正廷这孩子太苦了,就是因为你将春林惯坏了简直不成个人样,你自己都给收拾到佛堂里去了,你还好意思在这里胡说八道,搅乱祠堂的秩序。”

    “你们伊府这么多年谁不知道都是正廷他们两口子在苦苦的支撑,你们一天天吃香的喝辣的,还虐待人家的孩子,你这老婆子心都长在哪里了,做人要好好摸摸自己的良心,你看看外面那个得瑟的小妾,都是个什么货色,还好意思带到祠堂来,也不怕祖辈们跟着蒙羞。”

    “这两年为了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丢了多少族人的脸,今天这家分也得分不分也得分。”

    老祖宗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脖子一梗眼睛一瞪说:“凭什么,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族长太爷爷也跟着老祖宗对上了,怒斥道:“就凭你没有能力教育好伊氏家族的弟子子孙,就这一条你百年之后休想再进入族祠享受后人的祭拜,也甭想葬在伊氏的祖坟了,你自己看着办。”

    老祖宗忙活了一辈子,就是想要这样的结果,可惜族长一席话说出来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顾云烟想去扶她,被清漪给扯住了,谁知道这老太婆会不会得谁咬谁啊。

    顾云烟看着女儿摇摇头就没有动,就算老祖宗现在看起来在可怜,但是刚才她说的话,已经将她心里的最后那点孝心抹杀的干干净净了,所以也没有动。

    伊府老太爷看着老祖宗软下来了,有些怒其母亲不争的意思,嚷道:“就是不同意,谁也不要想着拿走伊府的一针一线,我就是不同意,我不同意不说我还要让清漪这孩子,将前几天给我抢走的东西给我拿回来。”

    伊府老太爷说完往地上一坐着,大有耍无赖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们爱咋咋地,本老爷就是一毛不拔不说,还要拔光你们的毛。

    族长太爷爷看着这副无赖相也动了真怒,族长太爷爷说道:“当着这么多长老的面子你也好意思说,你在说说人家小宁儿拿走的是你的东西?你再敢说一句我现在立刻给你逐出伊氏家族!”

    “我让你不知好歹,有那么好的儿子,那么孝顺的孩子你不知道珍惜,天天捧着烧火丫鬟的裹脚布你也先不嫌弃臭,今个这家分必须分,否则你就不再是伊氏家族的人,你爱去哪里就去哪里,我看看你这臭名远播的不孝子哪个敢要你。”

    伊府老太爷没想着这么严重,以前自己随便闹闹就好用了,也不知这回是怎么了,闹到这个份上还不松口?

    清漪看着伊府老太爷的眼珠子骨碌骨碌的转,十分着急的想着对策,也不知道能想出来没有?

    看来族长太爷爷真的是想和这个老太爷画上拒绝往来的符号了,这个时代的族谱就是现代的身份证,没了宗族就是个黑户口,到哪里都混不了,连奴婢都是有家族的,没了伊氏宗族就是没了灵魂了,连奴婢都不如。

    伊府老太爷急的无计可施,刘贵妾在外面嚷道:“这不公平,不孝就不治罪了,我不同意族长这是在拿着族长的身份压人吗?告诉你们老娘可是不怕的,我可是上了族谱的贵妾,就是去衙门也告死你们这帮欺负人的老头子了。”

    族长太爷爷正好准备找刘山花的麻烦呢,这人可真是人渴了立刻递过来一杯茶了。重庆时时彩,更新第一,全文字,无弹窗www。pp12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