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 > 散文诗词 > 巴顿奇幻事件录最新章节目录

正文 25 新港口工程 文 / 扎药

    凌晨4点,来自联邦另一端的咒骂电话准时归来。(▽WWW。pP122.COM无弹窗小说)这就是生活,坦然接受吧。

    清晨,本杰明和爱丽丝不知道又因为什么,吵了一次,然后少女去帕克小学,本杰明和墨菲出门,又不知道是去干什么的。

    还有一件事在清晨。强行纠正回作息的詹姆士去工作了,离开格兰德前他对扎克说了这样的话——“西部的警察是不是讨厌吸血鬼?”

    “恩。”

    “多讨厌?”

    “比你对我,好点吧,我猜。”

    詹姆士居然没接扎克的这话,而是,“你觉得你那种在异族和人类社会分别解决事件,给两边都一个可以接受的结果,这种方式,在西部适用么。”

    “恩……看西部的警局能不能受益喽。”扎克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比如,如果西部警局能够提高公布出来的破案率,执法者和特权阶级的关系能够缓和,为低等公民——异族付出的资源能够得到回报,阶层之间不相互给予压力,那当然,是适用的。”

    “你觉得现在维嘉的谋杀案,能做个典型么?”

    扎克打量了詹姆士,“可以。受害者是收养了人类小孩的异族,这一点,太‘宝贵’了,如果能有一个好结果,整个社会都会高兴。”

    “好。”詹姆士走了。

    清晨之后,是就是格兰德里两个吸血鬼无聊的日常,略过。

    中午。赛瑞斯回来,真心难得,扎克现在几乎看不到这位四代卡帕多西亚了,感觉要考虑把格兰德变成他的兼职。

    赛瑞斯先是给格兰德的两个吸血鬼补充了食物,然后去本杰明的仓库绕了一圈,最后才跑到娱乐室,站在和露易丝看‘索菲亚’的扎克面前,“墨菲和本杰明呢?”

    “出去了。”扎克的回答没有任何意义。

    “对不起。”这突然的道歉,也让人困惑。

    “为什么?”

    “祖们事务所接受了保护墨菲的委托。”

    “哦,你没什么好抱歉的。”

    赛瑞斯摇了摇头,“阿萨迈特第一次联系祖们事务所的时候就说了她是你的妻……”注意到了露易丝的脸色,“前妻,莫卡维知道你和墨菲的故事,她知道你们婚姻的不愉快,她说如果不想你不高兴,就不要接这个委托。”

    扎克挑了下眉,感动,一点点,居然是被莫卡维维护了,呃。

    接着赛瑞斯阴了脸,“然后是那个弥勒!”弥勒?!“他说了一堆生命的终极意义就是什么得到完满之类的鬼东西。人与人之间、生命与生命之间最宝贵的就是相互完满!”无语加烦躁的,“然后他推着本杰明接了这委托!说如果扎克能让这已经本来没有希望的婚姻获得完满的结果,作为你兄弟的本杰明难道不该参与,助你一臂之力吗?呃。我们,信了!”

    扎克和露易丝对视一眼,原来是弥勒。算了,考虑到弥勒这个共和修士的修行理念,你还真不能说他有任何恶意,相反,他大概还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扎克摆了摆手,不过既然赛瑞斯提了,“弥勒在祖们事务所怎么样?”

    “忙。”赛瑞斯撇了嘴,“总是在西区和北区来回跑,他教丝贝拉,巫师们关于共和异族的知识,还经常去马萨港寻找共和异族的踪迹。”

    “现在巴顿有从共和过来的异族了吗?”

    “新的没有,丝贝拉那边有几个,之前被当做研究素材的。弥勒在教他们联邦的知识,短期那些共和异族还不会出来生活。”

    扎克点了点头,知道赛瑞斯也忙,所以不准备多留对方,“如果你还有工作,去吧,格兰德没什么事。”

    “我辞职了。”赛瑞斯皱了下眉,直接坐下了,“新港口那边的工作。”

    “法尔肯的工地?为什么?”扎克虽然知道前几天工地里发生的恶性斗殴事件……死人了啊,还不恶性啊。詹姆士是亲眼看着一个受害者的器官被抢走……别偏题。

    赛瑞斯看了眼扎克,“你没听说费舍开出的新收购协议吗?”

    “什么收购。”扎克看了眼露易丝,“我们最近没事很少出门。”

    “费舍集团要买断南区东海岸周边的大量土地。前几天的冲突就是因为这个,许多农户会失去他们的土地、家、生计。”

    扎克在思考和话题关系不大的东西——扎克刚回巴顿的时候,就看到菲奥娜联合史密斯,利用建材的运送,一起给法尔肯的施工制造麻烦。而我们早就知道,这工程其实是属于三个家族,法尔肯、史密斯、费舍的共同事业。

    史密斯制造的麻烦,不算大,也靠着法尔肯开始招募冬歇的农户、给那些农民一个赚外快的机会,送出利益而解决了。

    菲奥娜,应该不会就这么放过自己的丈夫了吧,那。

    现在赛瑞斯说的,会不是菲奥娜联合费舍干的好事呢?

    “费舍集团的人先是找了几个在工地工作小工程队伍说这事,然后让他们去散布消息告诉那些农民工……”

    扎克觉得自己猜对了。

    赛瑞斯的脸色很糟,“我算是位置有点尴尬,我本身就是临时在那边工作的小工程队伍之一,同时,我也是南区居民,算是农民工。其他小工程队伍的人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是……羡慕。”赛瑞斯扯着嘴,“他们说我们南区人能一次性拿到多少补偿费、能因为这收购赚多少的话。”

    还真应了扎克之前在南区警局的时候,碰上这事儿的当下,对寇森和科隆局长说的呃话,冲突双方在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矛盾下,扎克不想帮任何一方——

    “我听到也就算了,我不在意,我的土地……”抿着嘴略过这一段,“但其他人在意。他们是农户,他们的意识中所有一次性拿到的钱,都是外快,不是长久的!这种一次性的补偿不管有多少,都不能威胁到他们长远的生计!土地!这就是农民的想法!所以当这收购协议被传开的时候……”赛瑞斯侧着头摇了摇。扎克继续看眼露易丝,知道露易丝也已经明白了,对向赛瑞斯,“这个收购协议,从一开始都是口头传递,连任何书面协议都没有吗?”

    “没有,连补偿金的数额,我都听到了四五个版本。”赛瑞斯摇摇头,看眼扎克,“经过上次你帮忙看的史密斯建材车,我就猜法尔肯的工地会被人故意破坏,只没想到,会那帮西区人会搞的这么,呃,恶心。”

    赛瑞斯这么说了,意思就是他也已经明白了——

    费舍的收购的协议从来有存在过,但所有人都在说,仿佛它存在一样。然后对于对利益的看法‘异常’长远的农民工来说,此时正在赚的外快,就是矛盾节点。我们不用恶意的腹诽什么农民工不懂书面文件才具有法律效益这种东西,我们只需要认同一点——如果新港口被建成了,此时还在施工中的法尔肯标志,都换成费舍集团标志的时候,这收购协议,就真的可以写成书面文件了。

    说了,长远。

    于是,破坏此时的工地,中断现在还在工地的法尔肯标志,就最简单、直接,保护生计免受未来剥夺的方式,然后恶性斗殴,然后,死人,然后……

    扎克:“斗殴事件后来怎么解决的?”扎克不只是好奇,“斗殴中的死亡者,丧事不是在格兰德做的,在艾伦?”

    “是。”赛瑞斯点头,“直接火化了,法尔肯不想出做遗体重建的钱……”看扎克,因为某个重点已经出来了,“后续的赔偿都是法尔肯做的,费舍的人只出来做了个公告,说费舍集团从未计划过要收购南区的土地,即便未来要扩充新港口的面积,也是会开发南边的无人滩,不会破坏南区任何家庭的产业。”

    扎克挑着眉,想笑。这手段算不上多高明,但恶心,不是么。和史密斯一样,都是利用法尔肯卡在中间的位置进行的安排。自古以来,最好欺负的,都是‘工人’阶层,对么。

    “那这事算是解决了?”扎克这么问的原因是,不管是新闻还是报纸,都没有关于南区新港口工地的内容,要么,是南区警局处理事件的能力太高,要么,就是西区人做的滴水不漏。

    “算是吧,但我不想再在那里呆了。谁知道那天工地里又会发什么!谁都不想在那里工作了!”赛瑞斯摇着头,“小工程队伍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费舍骗了,但他们看到法尔肯在补偿受害人方面的,吝啬。他们不干了。农民工就更不会留在那里了,信不信费舍的正式公告都不会继续建设新港口。”

    “所以现在,法尔肯那边,现在又是停工状态了?”

    “是啊。除非他亲自去搬砖。”赛瑞斯算是说完了,靠着沙发,一副累了样子。

    赛瑞斯坐了一会儿,大概终于意识到自己严格来说,并不算是格兰德‘家人’的一员,不能老在这里打扰一对吸血鬼情侣。自觉的起身,“我去看看牲棚。”

    扎克点了点头。

    赛瑞斯一走,扎克看着露易丝,“如果我没猜错,法尔肯现在只剩一条路可以走了。”

    “什么?”露易丝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不能怪她,别说她了,菲奥娜整自己丈夫这件事,连扎克都没有什么参与感,别提埃文。刚才就只是听了个故事而已。

    “东南部。”扎克挑着眉,“菲奥娜控制了法尔肯集团自己的队伍在西区做精英俱乐部的工程,巴顿的小工程队和农民工都不会继续帮法尔肯做新港口,那,法尔肯能够找的人,就只有东南部的人了,呵呵,一般被认为是社会冗余人口的帮派份子。”

    露易丝这时有兴趣了,因为提到了她的‘兄弟’,‘将军’不是么,“但现在在东南部的帮派只有‘将军’和‘骷髅头骨’了。这点人够不够他用啊~”露易丝挑着眉完善,“‘将军’那边多数是你的‘孙子’,‘骷髅头骨’那边一半是堕天使的恶魔~”

    “如果我没猜错,这就是菲奥娜的目的~”扎克弯着嘴角。

    “让吸血鬼和恶魔去当工人?”

    “我们已经艾克斯安保有投靠菲奥娜的倾向,‘将军’在艾克斯安保中也有人(工地的安保是艾克斯安保),吸血鬼变成工人,在工地工作,没问题。恶魔有容器,一样没问题。”扎克侧侧头,“法尔肯也顾不了多少了,新港口严格来说,是联邦政府的项目,为了扩大共和的贸易。法尔肯没有时间拖延。”

    “这个我懂。”露易丝思考了一下,“但让异族去建设新港口?这对菲奥娜有什么好处么?”

    “如果是钱那种好处的话,大概没有。但如果为了过去一些旧恩怨,呵呵。”扎克笑着,“法尔肯清洗了东南部,直接毁了‘将军’的生命,也逼的斯高尔躲入监狱,到后来兑现恶魔契约成为恶魔,对么。菲奥娜剥夺了法尔肯其它退路,把这位丈夫,逼迫到必须要面对这两个他曾经行为的幸存者了~你说这对菲奥娜有没有好处~”

    露易丝眨了眨眼,“可怜的法尔肯先生,**和灵魂,都会被蹂躏。”吸血鬼和恶魔的组合,这样说没错~

    “菲奥娜,不错~”扎克好像很喜欢这个自己没参与感的事件,“你记得我之前告诉你,她一早就在帮助‘将军’渗透艾克斯安保么,她从一早,就在计划这些了。”

    “‘将军’一定会非常感谢她。”看眼扎克,笑着,“至少要超过你这个‘父亲’~”

    “我没意见~‘将军’带着一帮我不承认的托瑞多后裔,必须要找到自己的位置,菲奥娜·法尔肯,呵,看起来是个好去处。”

    “那现在,史密斯有瑞默尔,菲奥娜能有托瑞多,丝贝拉有诺菲勒,圣徒有冈格罗。”露易丝歪了头,“祖们事务所有莫卡维……”能猜到这话的走向吗?“双生氏族,你准备放到哪里呢?”

    “我还在思考~”扎克笑着,如此回复了。

    ;

    重庆时时彩:wwW.pp122.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加入书架书签 |推荐本书|打开书架|返回书目